当前位置:首页

你看!弟弟突然热情地说

2019-12-11 21:29

不知从何时开始,他一下课便开始趴在桌子上练起了钢笔字,面前摆着一本崭新的《庞中华钢笔字》。老师曾批评他写的字乱七八槽,像日文,想必他是下决心练好了字。可是没过一个星期,他又带来了一把口琴,一下课就呜呜的吹着,把我的耳朵都要震聋了,真拿他没办法。

他的皮肤很白,和他那洁白的牙齿相比较!他染了头发,似乎带着点帅气。可是,一个小矮子,帅得起来吗?sorry,说这话有点鄙视心理哟!更值得一提的是他的鼻子,好大的。你只要问班上谁鼻子最大,没人不说他。看着那标志性的鼻子,难免多了些风趣。

他加入了搞怪分子的行列。现在虽然不是初三,但气氛却比初三还紧张,学习之余,他总能逗得我们笑一笑。让我们得到了轻松。

过了几天,她不知从哪儿弄了一个篮球,一下课他便冲到操场上打篮球,还不时的把球放在手上转动。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便去找他探究原因。你没见过篮球明星吗?他们都能把球放在一个手指上,旋转几分钟都掉不下来。我也能练成这绝世功夫。他得意洋洋地说。篮球明星都有谁,我是不了解的,不过我真希望他能成为明星。

他就是这么一个人,我的同学樊佳港!多么幽默的人啊!他的朋友很多,这么一个易相处﹑又幽默的人,谁不想让他当自己的朋友呢?

这学期刚开学,就见她下课时常在操场上和同学比画画,还不时的哇哇怪叫。一次,我看到他屁股撅上天,两腿弯曲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,就问他:你干什么呢?嘿,你不懂,这叫马步,练好了,连少林寺的和尚也打不过我!我趁她不注意,用手一掀,他便一下子趴在了地上。我大笑不止,他却两手叉腰,一本正经地说:笑什么笑?我还没练成呢!说着又一本正经地继续练他的马步。

作为表哥的我,自然要招待姨和姨夫。正当我忙的不可开交时,弟弟那盏不让人省油的灯又跑到了我的玩具箱那里。我心想:虽然那玩具箱里只有坏玩具吧,但是我不得不加快速度来招待姨和姨夫了。看着表弟拿着一个玩具在哪里左摇右摆,我算是崩溃了。忙完之后,我累瘫了的躺在床上。

就拿昨天来说吧!午自习,好好地,他就唱道:wang nan in beijing,我留下许多情。翻译下:王楠在北京,我留下许多情。他不仅改了人家的歌,还侵犯了我的姓名权。他当时的声音很大,班上好多人都听到了。尽管如此,我没有怪他,因为早已习惯他的幽默。

每次下课,他都做一些稀奇古怪的动作。他的外形有点像猩猩,他握紧双手不停锤自己的身体,超搞笑的。他还做一些天王巨星唱歌的样子,不发声音,但我们都听到了他的幽默。他走的猫步,扮的动物,装的人,每每逗得我们开怀大笑。他的幽默中总带着热情。只要你忘带了东西,他会面不改色地对你讲:哦!我也没带,怎么办,怎么办?其实他带了,只是小小的幽默一下嘛!说完之后,他会大大方方地把你需要的东西借给你。

哥哥,你看!弟弟突然热情地说。算了,看也没有什么好事。我失望地想。正当我不屑一顾时,弟弟跑过来了。我忽然瞪大了眼睛咦,这不是我去年那个变形金刚玩具吗?自从你弄坏以后,我就再也没碰过它。他怎么又变得完整了呢?弟弟淘气的一笑:哥哥,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弄坏了你这么多玩具。今年,我长了一岁,我想我的行为太可恶了。这不,我跟路上修车的师傅学了两招,给你修好了你唯一剩下的特殊玩具。弟弟低下了头。我抚摸了抚摸弟弟的头,我笑了,他也笑了。我不好意思地说:原来是这样!谢谢你了!其实,我也对不起你,错怪你了,我不应该这么长时间冷漠无情地对待你的!